多年以来一直不能理解的一个事情是,为何过年一定要回家,为何那么多电视网络节目在关注春节回家的不易,以及替那些不回家的人渲染一种消极的情绪。就我个人来说,春节回家主要是为照顾父母的感受,不然我乐得在大城市独自度过这样一个清净的假期。

从大学开始几乎每年都要经历一次春运,只有2017年春节因故未能回家,但我一点也不觉得那年春节有多惨或怎样。除夕之前就一直在交大图书馆看书自习,除夕以及后面的几天图书馆不开放,就在自习室度过的除夕,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过的最舒坦的除夕以及春节。

今年春节照例回家,只待了两天就匆匆赶回上海。大体记录一下这次回乡的见闻感受。

其一:微信群约车的效率

因此次的车票于夜里十点到达我家所在的地级市车站,此时已经没有公共交通,只能依靠打车。稳妥起见托高中同学在当地的拼车微信群发布了消息,结果不到两分钟就有人打来电话,比网约车快多了。司机试探性要了个两倍于市价的价格,我直接答应了,主要原因一个是希望尽快确定下来,避免被放鸽子。另一个就是在上海生活习惯了,回家总感觉打车跟不要钱似地。

新的高铁站果然十分荒凉,开放的班次少,外围的基础设施也都没有,出站就是工地。找到司机上车之后没有拼其他乘客就走了,我颇为镇惊。后来聊天才知道不是他不想拼,而是只有我这一个乘客是那个方向的。虽说我一个人付的钱他也能赚个几十块了,下车后还是多给了他二十块钱。

毕竟司机师傅服务挺好的,而且车里没烟味儿也挺难得。

其二:父母更加衰老

这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这也是我尽管非常讨厌春节回家这一习俗,依然会尽量回去的原因。

其三:三个死人

父上问我记不记得那个谁,我说记得。他说两个月前生病死了。还有那个谁,也死了。还有那个谁,也死了。都是生病。

这三个人都是年龄父亲同辈人,年龄也差不多。父上是专门提到这件事,不知道说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感受。

后来我想,是不是在提醒我他的时日也不多了。

总之以后争取每年多回家几次吧。

其四:与发小的通话

想起发小在元旦时给我打电话没接来着,后来也忘了回。给他打过去,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

在我没有回到农村老家的这三年里,他不知道是结了第二次还是第三次婚,有了一个儿子。

一直有个愿望是把家里的大院子收拾出一块来打造一个小庭院,苦于上班太忙工期一再延误。我安慰他说这种事情一般都要好多年才能完成的。儿时的同学还在联系的只有这一个人,大约就是因为他跟其他人不一样。

工作单位没变,还是在当地一家颇为有名的大工厂做车床加工,薪资应该比我在上海要高,只是颇为辛苦。

另外就是说了家乡的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人们不得不勤奋。

小时候村里的人一到冬天都聚集在一起打扑克、打麻将、唠嗑,现在谁家要是冬天闲着就会被人笑话太懒。说现在大牌都要规定时间,晚上顶多从7点玩到9点,不能耽误第二天上班。下一代去成立买房子、结婚都需要钱,老人六十多岁了也不得不继续努力工作,多数情况下是体力活儿。

农村的生活也不再悠闲。

其五:骑了一趟摩托车

兄长的新工作地址离家较远,所以把老家那辆我曾经在骑车环境愈发艰难一篇中提到的摩托车骑到县城用作通勤了,因此我得以骑了一次。骑到县城边缘的河边湿地公园溜达一圈就回家了,车子实在太老了,非常难骑。怠速过低,等灯的时候很容易熄火。出门没带工具,就没调整

自2015年春节以来没有机会在家乡骑过车,这是四年来的首次,还是很开心的。

其六:试图带父母来上海玩,失败

因为这次回家的时间太短,本来计划把父母都接到上海来过年的,可以带他们玩一下,也可以在一起多待几天。然而像往常一样,最终他们因为不想浪费我的钱而拒绝了。

临回来我再次提议这个事情,依然被拒绝。

感觉在这方面挺对不起他们的。

其七:被一个表姐劝回家工作

别人劝我我都不放在心上,她也这样劝我我还是蛮难过的。

当年有一件事情,亲戚里面只有她一个人支持我按自己的想法来。

不过人终究会变的,心态还是得放轻松。

其实人也不关心你在哪工作,只是过节尬聊罢了。

最后

春节什么时候能取消啊,抛去人类大迁徙的麻烦不说,这假期基本上把第一季度消耗掉一大半,对经济来说也很不划算啊。